通宵古厝4

 

 

 

水稻  

 

 

 

土地之歌  
 

  漫步在自家田園,一股寧靜油然而生,鄉村是一首美麗的詩歌,一幅恬然的山水畫。信步原野,望著蓊鬱的秧苗直挺挺地抽長,不禁讓人滿心歡喜了起來。倘佯在一灣碧水中,口中哼著無名小調,心裡揣想著大約再個十來天,老爹又得忙施肥了。對於灌溉,尤其是六月收割後的下一季,因為台灣的河流大都是由東流向西入海,河川短而水流急,如果少了颱風,往往得面臨缺水灌溉之苦,因此三更半夜起來堵水灌溉是常有的事,映著天上的月光,父親的步伐篤定而熱切,月光光,照四方,收成還是得靠老天來幫忙。
   如何把秧苗插得間距恰好又不容易生病,讓每甲地收成可以多個兩三千公斤,那可是門大學問。小時候隨同父母穿梭田間,眼見父母頂著大太陽彎著腰半蹲在水田以後退的方式插秧,那委實是一件勞苦而艱鉅的工作,常常在到了盡頭才整個人站直身子稍為喘口氣,這些十分費力的耕田、插秧、割稻等工作讓很多老農夫直不起腰來,便是拜歲月的烙印。深秋那一季收成之後,勤勞的農民常會在自家田間種植蔬菜或豌豆以貼補家用。農人的憨厚及勤快著實令人敬佩。父親一邊耕作,也訂閱豐年雜誌,吸收新知。所謂「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一大早用過早餐,父親與他的牽手也忙不迭地開啟了一天的工作,時間就在手腳並用中悄悄溜走,為了一家大小,忙碌是幸福的,而曬得烏黑發亮的皮膚以及腳底厚得如一道牆的死皮就是辛勤工作的鐵證。
   一向身體硬朗的父親,因為幾個兒子都沒人繼承衣缽,田裡的大大小小事情,儘管耕田、收割都請人幫忙,但灌溉及除草施肥等雜務仍然一手包辦。一回天氣酷熱,稻子得了稻熱病,眼看收成要大打折扣,搶在收割前三個星期,父親頂著大太陽去噴灑農藥,說是農會介紹最新的藥品。若不是母親在下午四點多心血來潮突然想到田裡瞧瞧是否快好了,噴農藥而因風向關係導致中毒的父親恐怕就危在旦夕了。之後我們兒女一直跟父親勸說,噴農藥就請人代工吧。父親總是嘴裡說好,卻陽奉陰違的一肩扛起噴霧器便往田裡走去,不顧母親威脅說要跟兒女告狀。父親年紀大了,我們十分不忍心他還要天天在太陽曝曬下工作,不斷遊說他乾脆辦理休耕,可是一旦休耕,雜草叢生,復耕之路便更遙遙無期了,這就是父親,雖然脊背已微微漸馱,卻仍挺直身子耕耘他那片朝夕相處超過一甲子的水田。那年春天,天氣特別寒冷,心血來潮返回娘家探望父親,卻看見父親在水田裡工作,心裡抽搐著,於是寫下悸動:

父親

水凝成了冰
亮亮有影  照醒垂掛鼾聲的夢
沒有月光的夜比一世紀漫長
低沈的薩克斯風呢喃著歲月酸澀
竟日夜隙  成群蝙蝠倒懸穴洞
如貓頭鷹般遠眺

邊按摩著老去的日子
父親啊!你傴僂的背影倒映水田裡
彎腰撐起踉蹌的天空
栽植從溫室移植的希望
張臂抵擋春寒風冷的襲襲
凍紫的雙手、麻木的雙腿
此時是該蜷伏在沙發椅上
讓親情以愛烘烤

你拼盡生命力 
大聲喊說生命的扉頁裡沒有休耕
飽滿的結穗斑斕了臉頰皺紋
荒蕪土壤中扎下了薪傳深根

  天色漸漸暗了,父親再次巡過他的王國之後,方才荷鋤緩步回家!啊!生活何需海味山珍?粗茶淡飯菜根香,飯後來一泡好茶,三五鄰居比肩而坐,閒話家常與病蟲害搏鬥的心得,這份樂天知命的胸懷,是下工後最大的樂趣!有道是「流汗播種的必歡呼收割」,良田千頃,還需彎腰勤翻耕,放眼阡陌,迎向一輪金陽的秧海正頷首微笑,預告著下一季的豐收! 

 

2015/8/20 有荷雜誌第15

備註:父母今年(2015年農曆八月欣逢結婚一甲子,僅以此文祝福老人家身體健康。)父母的生活態度始終是兒女的榜樣,八八風災過後第二天,八十好幾的父親跟三個弟弟立刻展開搶修屋頂的艱鉅工程。前後的屋瓦都被掀,父親說不趕快處理會漏雨,擔心爬那麼高,幾個兄弟也各就各位,協助覆蓋。還有倒了三株大樹要拖要鋸,十分費力。被大樹撞破的臥室玻璃也稍後幾天補好。一個風災,見證了家庭的凝聚力。大家都放下手邊工作,視恢復家園為第一要務。父母親是領頭羊。談起當年說媒娶親經過母親還會害羞地說:「沒事在女兒面前說那麼多幹嘛呀?」「哈!我要聽啊。那是第一手資料呢。」2015. 8. 27

 

 DSC09238

 

DSC09239  

創作者介紹

荷塘詩韻

荷塘詩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清風
  • 這一篇文章的風格與韻味我相當欣賞...
    筆觸的轉折起落裡,對於父親的慈愛盪漾於字裡行間...。
    詩韻好友的文章自成一格,純粹文字創作卻言之有物,令人激賞...。
  • 謝謝鼓勵及閱讀。書寫至親,比較不費功夫,父親是家中領頭羊。很注重子女教育,曾經因為種洋菇想增加收入,可盛產期我們小孩子晚上十二點就要起來切洋菇頭忙到天亮。去學校當然打瞌睡。功課一落千丈。父親當機立斷收了菇寮。說苦一點日子還是過,功課不能不顧呀。這就是我很敬愛的老爹。^-^*

    荷塘詩韻 於 2015/08/27 21:32 回覆

  • linlin
  • 以前農家巡田園固田水是很重要的大事~
  • 是呀務農,有好多事要忙。

    荷塘詩韻 於 2015/08/28 15:56 回覆

  • Kuokuo
  • 晚安安 詩韻
    先祝福您的雙親鑽石婚之喜
    噴農藥會有風險, 最好不要單獨一人操作
    當然啦!如能找人代勞就更好



  • 是呀。謝謝祝福。感恩。
    農藥終於肯請人了。施肥仍自己來。
    老爹啊。勞動是好,有時不免擔心他的安全。畢竟年事已高。

    荷塘詩韻 於 2015/08/28 15:59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文字內涵深遠不在話下
    但裡頭隱含
    對令尊年紀大了
    猶在農田如此辛勞
    充滿不捨
    令人動容
  • 我們當兒女的都會不捨,所以農忙時期能抽空回去幫的就盡量。

    土地是老爹的根,天天要去走一回。都說能忙是幸福。割稻噴藥都請人了。

    但有些還是自己來。天生愛勞動。

    荷塘詩韻 於 2015/08/28 16:04 回覆

  • 千帆起航
  • 父母恩 深如海 傴僂的背景讓人神傷
  • 是呀。以文字紀錄生活點點滴滴。

    荷塘詩韻 於 2015/08/28 16:05 回覆

  • 悄悄話
  • 動物管理員

  • 再回到這四方土地,靜心來讀.老家住稻香路,但家裡的田在我出生前就讓祖父給賣光了,沒見過祖父,惦念皆來自因為家裡沒田所以沒能申請農會獎學金.

    田埂裡的詩韻仍舊翻飛我關於田的段片記憶,苗栗友人也是務農之家,為抓蝦秘境小住一宿,夜裡在四合院的稻埕中辦桌,抓完溪蝦回埕裡泡茶,盎然興致徹夜未眠.農夫們勞動的身體是我小學下課步行返家的風景.我都出嫁了,農夫阿伯們的耕作仍還持續著(隔壁鄰居以前賣雞飼料,也兼賣農藥).

    雖說是這樣靜靜的生活,也有看天吃飯的時候,勞動的身體是慣性是踏實,想必也有與土地相繫的情感,如同這篇土地之歌所傾訴的親愛的家人.

    感謝這韻致悠悠的逐字閱讀
    荷塘愉快~詩韻盎然~
  • 有著回顧...敘述...勾勒與不捨。土地是根,老爹每天都要到田裡繞繞,尤其插秧後到秧苗抽長結穗階段。施肥除草...噴藥...像在呵護小孩子一般...最怕快要收割了刮颱風...所以也是看天吃飯。

    妳提到土地被祖父賣光了...啊...所以少了田埂奔跑的記憶了。午安。聽我叨叨絮絮。

    荷塘詩韻 於 2015/08/29 13:54 回覆

  • 季芸
  • 至親的辛勤慈愛
    闔家團結凝聚的力量
    詩韻令人動容的文采
    讓我不禁也想起的我天上的爹娘...
  • 認真書寫的一篇,勾勒了親情互動。

    母親比較是照顧我們三餐,父親則關照功課及其他方面。

    算很幸運父母對孩子們都很民主,不會給太多壓力。所以我都說我是放牛吃草長大的。

    荷塘詩韻 於 2015/08/29 17:40 回覆

  • 松竹軒
  • 先祝福伯父母鑽石婚幸福恆綿 健康長壽
    聽妳細數從小到如今 父親親力親為的勤耕生涯
    插秧.灌水.除草.收割....那天間的身影是深印妳腦海中的感動與不捨
    看天吃飯的日子裡依然為了吸取新知而訂閱豐年雜誌 讓人敬佩
    這書報我看過也曾在裡面找到葫蘆的資料
    颱風過後 全家大小總動員全力搶修的畫面是最動人 也是溫馨幸福的一頁
    詩韻晚安~~喜樂自在
  • 豐年雜誌是農業雜誌。以前有故事,有劉興欽漫畫這兩欄是我最愛。然後還大力宣導兩個孩子恰恰好政策,很有意思,有其時代背景。

    老人家心很寬,因為孩子各行各業沒讓他們太操心。幾個弟媳也都是一等一賢內助。我小阿姨每次都以羨慕的口吻說:「幾個姊妹裡,二姐你最好命。」所謂好命,其實是很認真生活而已啦。謝謝月英的祝福。

    荷塘詩韻 於 2015/08/30 10: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