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743.JPG  

 

梭羅在華爾騰湖畔清晨呼吸到新鮮空氣,希望將那空氣用瓶子裝起,賣給那些晏起的人。是呀。我們習慣晚睡晚起,弄得開啟一天生活時總是步調大亂,刷牙匆匆忙忙,早餐囫圇吞棗,車開得飛快或騎得有如小飛俠,為的只不過就是別上班遲到。如果不巧碰到太多紅綠燈,或者塞車回堵小狀況,眼看時間一分一秒飛逝,便心急如焚恨不得插翅飛向目的地。這樣的生活模式長年久往,能沒胃病,心臟強壯,那是老天厚愛。

 

早一點睡,醫生說不超過十一點,六點半左右起床,睡眠足夠一整天都精神飽滿,再有一杯黑咖啡,便精神抖擻可以戰鬥終日。每天醒來,庭院鳥語花香,鳥是綠繡眼或白頭翁,花則按季節來報到,現在當紫不讓是紫藤。喜歡紫藤的悠雅,讚美它嬝娜出一片春天。花棚下,淡淡清香,陣陣傳來。迎風搖曳的花姿曼妙如舞。心情放空,為這一大棚子無法無天全無章法的紫藤,如是燦爛,如是怒放。

 

早起,迎向春天的陽光,有一份酥軟,一份感官的觸覺,親切而舒爽。草木自有可觀,春日的暖陽也偶而爆熱,偶而柔軟,那照射撫觸著肌膚,可以不用大外套了,覺得身子頓時輕盈不少。縱身跳入水中,如魚,溯向彼岸,臉不紅氣不喘,節奏緩緩,我是一尾自在的魚,身體會發光。

 

2015. 3. 14 日記一則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荷塘詩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